回上頁

精、氣、神

Vital Essence 維繫人體生長、發育和生殖的精微物質。

可分為“先天之精”和“後天之精”。前者指稟受於父母的生殖之精,後者指來源於脾胃的水穀之精。精還有包括血、津液的廣泛的涵義,如清代《讀醫隨筆》說:“精有四:曰精也,血也,津也,液也。”五臟均可藏精,但統歸於腎,為生命之源。精充則化氣生神,人體健而少病;精氣衰少,則人體弱而多病。注意保精,在養生與防病治病中都具有重要意義。

《靈樞•經脈》指出:“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腦髓生。”男女兩性之精媾合,形成先天之精,然後化生為胚胎,孕育生命,發展為形體臟腑、經脈氣血。可見先天之精是在形體未形成之前就已存在的物質,在人出生之後,它仍不斷氣化,產生元氣,推動臟腑的功能活動。先天之精依賴後天之精滋養與補充,才能充分發揮其生理效應。後天之精來源於攝入的飲食物,通過脾胃的消化吸收而生成的水穀精微。它充養形體血脈,促進生長發育,並使先天之精保持生殖功能。可見非先天之精無以立形體之基,非後天之精無以成形體之壯,先天之精與後天之精是相互依存、相互為用的。

一般女子7歲左右,男子8歲左右,腎中精氣有所充盛,就出現齒更髮長的生理現象。女子14歲左右,男子16歲左右,腎中精氣不斷充盛,就產生了一種促進性腺發育成熟的物質,於是男子就產生精子,女子就按期排卵,月經來潮,從而具備了生殖能力,人也進入了青春期。隨著腎中精氣由充盈逐漸趨向衰退,性腺也逐漸衰退,生殖能力亦漸趨下降,以至消失,可見腎中精氣直接關係人的生長與衰老。精氣作為人的正氣,還有固護機體、抗禦外邪的作用,這就是中醫學所說的“藏於精者,春不病溫”、“正氣存內,邪不可干”的道理。

《素問•通評虛實論》指出:“邪氣盛則實,精氣奪則虛。”精的病理主要表現為虛證。精氣虧虛,則影響人的生殖功能,在男子可見陽痿、早泄,女子可見月經閉止。腎藏精,主骨生髓,髓通於腦,腎精虧損,不能生髓,則髓海空虛,可見頭暈目眩、記憶力減退、思維遲鈍。腎開竅於耳,腎精不充,則聽力衰退。腎與膀胱相表堙A腎精虧虛則影響膀胱的氣化功能,或氣化不及小便不利,或失於固攝小便失禁。大腸的通利依賴陰液的濡潤,腎精為陰液之源,精虧液少,可見大便乾結、排泄不暢。

從養生來說,中醫歷來注重精、氣、神“三寶”,精能化氣,氣能生神,可見精是氣、神的物質基礎,故養生以保精為第一要義,只有積精全神,才能卻病延年。 精虧的治療,以滋填腎精為大法,選用多脂液的藥物,必要時用血肉有情之品。對於脾胃消化吸收功能障礙,水穀精微不足以滋養與補充精虛者,可以通過調理脾胃以達到益精的目的,這就是中醫學所講的以後天(脾胃)補先天(腎)的道理。對於老年患者,健脾和胃,扶持後天尤為重要。此外,平時注意節制房事,對於保精十分重要。

 

Vital Energy

    中國古代哲學基本範疇之一,指構成宇宙的最基本物質。它處於不斷的運動變化之中,自然界萬物的生長化收藏,寒暑的更替,都是氣運動變化的結果。這些思想被引進中醫領域,中醫認為氣是構成人體並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的最基本物質,人體臟腑、諸竅、精、氣、血等都是由氣聚而成的有形之質,而元氣、宗氣、衛氣等無形之氣,則具有推動臟腑的功能活動等作用,如通過呼吸與自然界交換氣體,推動血與津液的運行輸佈,促進飲食物的消化吸收並排出糟粕等。氣屬陽,有推動、營養、氣化、溫煦、固攝、防禦等作用。氣的運動,稱為氣機。升降出入為氣的基本運動形式,氣的病理變化主要有氣虛、氣滯、氣陷等。

    生成與分類  氣根據來源、作用、存在部位有不同名稱。從來源分類,有先天之氣與後天之氣的區分。先天之氣,稱為元氣,又稱原氣、真氣,是人體生命活動的原始物質與原動力,來源於先天父母,是由父母之精氣相合而成,主要存在於人體的腎與命門,並通過三焦而運佈於全身。人出生之後,元氣不斷得到後天之氣的充養,使之不斷充盛。後天之氣包括水穀之氣與呼吸之氣。水穀之氣是飲食經過人體的消化吸收後而形成的具有營養人體的精微物質。呼吸之氣是指經過肺臟呼吸作用而吸入人體的自然界之清氣,經人體利用後,由肺臟將濁氣排出體外。呼吸之氣也是維持生命活動、營養人體所必需的精微物質。水穀之氣與呼吸之氣相合,聚積於人體胸中而形成宗氣。宗氣聚於兩乳之間的“羶中”(又稱之為“氣海”)。宗氣走息道而行呼吸,凡語言、聲音與呼吸皆與宗氣有關,同時還有維持氣血運行,維持心臟運行血液,保持心臟搏動的力量與節律,維持肢體正常體溫與活動能力等作用。

    從作用分類,又分營氣與衛氣。營氣,又稱“榮氣”,是與血液並行於脈中之氣,是水穀之氣被人體吸收後行於脈中而形成,具有營養人體各組織器官與化生血液的作用。衛氣,指運行於脈外的皮膚、肌肉之間的氣,具有護衛肌表,防禦外邪侵入,溫養臟腑、肌肉、皮毛等組織器官,調節腠理的開合與汗液的排泄等作用。衛氣根於先天元氣,依賴後天水穀之氣的充養,依賴肺臟的宣發而佈達於皮毛、肌腠和周身各組織器官。

    從所在部位分類,又分為臟腑之氣和經絡之氣。臟腑之氣,是構成各個臟腑實體並維持其正常功能作用的本原物質,存在於每個臟腑之中。分別稱之為肝氣、心氣、脾氣、肺氣、腎氣、膽氣、胃氣、大腸之氣、小腸之氣、膀胱之氣與三焦之氣等。經絡之氣,是指存在於經絡之中的氣,亦是維持經絡發揮正常功能作用的本原物質。十二經脈與奇經八脈各有其氣。臟腑之氣與經絡之氣均來源於先天之氣,是元氣充盛於臟腑經絡而成。在生命過程中,又不斷得到後天之氣的充養。

    元氣、宗氣、營氣、衛氣、臟腑之氣、經絡之氣,是人體生命活動過程中不可缺少的六類氣,統屬於“正氣”範圍。它們之間可以互相轉化,行於脈中之營氣,運行於脈外則成為衛氣;脈外之衛氣行於脈中又成為營氣;營氣營養於臟腑,則成為臟腑之氣的一部分,等等。故有人身同一氣之說。

    作用  人身之氣的作用,主要概括為五個方面:

(1)推動作用。氣的運動推動人體中血液的運行與水液的正常代謝。

(2)溫煦作用。氣對人體有溫養作用,以維持人體的正常體溫。

(3)防禦作用。氣有護衛人體、防禦外邪侵入的作用。

(4)固攝作用。氣有防止血液及人體內正常存在的水液無故流失的作用,包括控制血液在脈道中正常循行,胃液、腸液及其他人身分泌液的正常分泌,以及汗液、尿液的正常排泄等。

(5)氣化作用。指通過氣的運動,人體產生的各種變化,具體指人體中精、氣、血、津液等生命活動的主要物質的各自新陳代謝及其相互轉化。如:水液經過氣化作用轉化為汗液、尿液而排出體外;水穀之精氣經過氣化作用而化生為血液;精、血二者之間通過氣化作用以互相轉化等。

    運動形式  氣的運動稱為氣機,其運動形式有升降出入四種。升指上升,降指下降,出指外達,入指入內。由於氣的不斷升降出入,維持著人體的生命活動,也維持著自然界萬物的運動變化。《素問•六微旨大論》曾說:“故非出入,則無以生長壯老已;非升降,則無以生長化收藏。是以升降出入,無器不有。”生長壯老已,是包括人體在內的動物生命過程,生長化收藏是草木植物的生長過程。升降出入存在於萬物之中,是萬物變化之源。

    主要病理表現與治則  維持人體正常生理功能的氣,統屬於正氣,導致人體產生各種疾病的致病物質統稱為邪氣。人體內存在的食積、痰飲、水濕、蟲積、瘀血、內寒、內熱等致病因子,也屬於邪氣範疇。人所以患病,不外乎兩個方面,或者是正氣不足,或者是邪氣侵襲而停留於人體。因此,治療疾病採取攻、補等治法,無非用以扶持人體虛損之正氣,去除存在於人體的邪氣。

    人身之氣的失常表現有多種多樣,概括而言,可分為氣虛、氣陷、氣滯、氣逆等。氣虛是人身之氣不足,包括元氣、營氣、衛氣、臟腑之氣的不足,主要表現為臟腑虛弱、臟腑功能活動減弱,機體抗禦病邪能力下降。臨床症狀可見有氣短,乏力,語聲低微,舌胖質淡,脈弱無力等,治療應以補氣為大法。氣陷是以氣無力升舉為特點,是因氣不足而升舉之力減弱,多表現為臟器位置下移,且以脾氣不足為多見。臨床可表現為腹脹重墜,脫肛,子宮下垂,大小便滑泄等,並伴有氣虛的臨床症狀,治療應以補氣升陷為大法。氣滯是指體內之氣運行阻塞不暢,又稱為氣鬱或氣結。由於氣滯難行,臟腑功能有障礙,臨床表現以悶脹、疼痛為多見,特點為脹重於痛,時輕時重,時脹時消,或竄痛,尤以胸悶腹脹為多見,治療則以理氣、行氣為大法。氣逆是指人身之氣上逆而不得下行。臟腑之中,肺主肅降,胃主和降,肝主疏泄,其正常生理功能應以氣下降通暢為順。在疾病過程中,肺、胃、肝等臟腑功能遭受影響,產生氣反上逆的證候,如肺氣上逆的咳喘,胃氣上逆的呃逆、嘔吐等,治療應以降氣為大法。

    與精、血、津液的關係  氣與精、血、津液是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的基本物質,它們之間關係密切。氣與精可以互相化生,精能化氣,氣能生精。氣與血之間,氣可以推動血液運行,統攝血液而使之不溢於脈外,並可化生血液;血則可以載氣而行,佈達全身,並可生氣。氣與津液之間,氣可推動津液運行與佈散,還可化生津液;而津液大量流失,又可使氣隨液失脫,損耗人身之氣。人身之氣充盛,是保持精、血、津液充盛並發揮其功能的重要條件。在治療精、血、津液病證時,往往注重調補人身之氣,如益氣生精、益氣養血、益氣攝血、益氣活血、益氣行水、益氣生津等常用治法。

 

, Mind

    中醫中廣義的神指人體生命活動的體現;狹義的神通常指心所主的神志,即人的精神、意識和思維活動。神的概念在中醫學中使用很廣,《內經》中即多處提及,如“故生之來謂之精,兩精相搏謂之神”、“神者,水穀之精氣也”、“神者,正氣也”、“血氣者,人之神”、“陰陽不測謂之神”。這些神的涵義,都圍繞著人體的生命活動這個中心。或是從神的先天後天物質基礎,或是從功能活動、外在表現、變化特點等不同的角度對神進行歸納,神來自先天,然而又須不斷地得到後天飲食物的滋養與補充。神不能脫離人的形體而單獨存在。醫療實踐中通過對神的察識,可以辨別病人的精神意識和思維狀況,以及判斷疾病預後的好壞。

    神的來源  

中醫的神來自先天與後天兩個方面。《內經》中以“故生之來謂之精,兩精相搏謂之神”,來說明雙親之精通過遺傳給予後代,因此由遺傳而來的先天之精是產生神的根源。另外,神還需要不斷地得到後天水穀精微的滋養,即通過飲食來化生氣、血、精、津液給予補充,從而維持生命活動。這就是說,後天水穀精微不斷地充養先天之精,使人體的氣、血、精、津液充沛,臟腑功能良好,方能使神處於正常狀態。

    神形關係  

中醫的神是人的生命活動的表現,它不能離開人體而單獨存在。一旦形體死亡,神也就隨之消失。所以,有形(有生命的人體)方能有神。中醫學強調形神合一,形與神俱,就是指形與神是人體不可分離的統一整體。形體健壯則精神旺盛,生命活動正常;形體衰弱則精神衰憊,生命活動異常。

    神與精神意識和思維  人的精神、意識和思維是神常用的涵義之一。中醫學認為這一含義下的神由心所主,即《內經》中所說“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所以有時又稱為“心神”。在由心所主的神中,又可分出神、魂、魄、意、志等下屬概念,這些概念互有差別,並分屬於五臟。這是由於神的活動是建立在五臟功能活動的基礎之上,五臟功能不同,神的表現也就有所區別。以神配屬於心,魂配屬於肝,魄配屬於肺,意配屬於脾,志配屬於腎。在醫療實踐中,這種配屬關係有一定的意義。如精神意識逐漸成熟則產生魂,做夢、幻覺、夢遊等屬於魂的活動範圍,魂屬於肝。又如《內經》中認為“心有所憶謂之意,意之所存謂之志”,志即認識,是人體在意念積存的基礎上產生的,為人類特有的心理功能,而這一功能活動與腎氣的充沛與否有關,這些都對臨床辨證用藥有一定的參考意義。雖然上述精神活動各有不同,但主宰者是心,其中任何一種活動都是心神活動的組成部分,都屬神的範疇。心神可以統率和支配人去認識和處理外界事物,心神如有異常,則魂、魄、意、志等精神活動就會紊亂。

    神的盛衰  

中醫學常常用神的盛衰來判定人體的健康狀況與疾病的輕重轉歸(預後)。由於氣、血、精、津液是產生神的物質基礎,所以當人的精氣充盈,生命活動正常時神的表現也就旺盛,如面色紅潤光澤,目光明亮、炯炯有神,呼吸平和,神志清楚,語言清晰,精神充沛,反應敏捷,動作靈活,肌肉豐滿等,亦稱“有神”。反之,如果人的氣、血、精、津液不足,臟腑功能失常,神也就表現為不足,可出現精神不振、健忘嗜睡、聲低懶言、倦怠無力、動作遲緩等表現,亦稱“少神”。如果神出現衰敗,表現為面色晦暗、視物不清、眼球呆滯、呼吸異常、神志不清、語言錯亂、反應遲鈍、動作失靈、骨瘦如柴等,此時應稱“失神”,標誌病情嚴重,預後不良。在有神、少神、失神的表現中,以目光的表現最為突出。人的精神活動、健康狀況,往往可從目光中流露出來。此外,面部表現、言談舉止、聲息、外形、動作狀態以及舌象、脈象等,都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反映出神的盛衰。

    在醫療實踐中,通過望、聞、問、切四種診法,以瞭解病人神的狀態(有神、少神、神志異常、失神、假神等),對於疾病的診斷治療與把握預後有重要意義。有神是精氣充足,血脈旺盛的表現,即使有病,也屬於正氣未傷的輕病。少神係因精氣不足或異常時所致,臨床最為常見,通過治療往往可以康復。神志異常是指人的精神意識、思維活動出現反常狀態,此時可伴有全身性的其他症狀,亦可有精神失常的表現,如癲、狂、癇等。失神是精虧、氣損、血耗的表現,屬於病情嚴重,預後不良。“假神”是病情危重之人在臨終前突然出現精神暫時的好轉,如面色紅艷、語言清晰,或能進食等假象,俗稱“回光返照”,預示病人的陰陽即將離絕,接近死亡。

回上頁